小媳婦

現貨+預購【CHACO韓國】抓折修身交叉下擺彈性連身裙 (杏白色L) – 心得分享 波佐見燒 swatch 小盤 柵欄 – 限量出售 超值獨家 – 【MINI菟絲花】韓版OL通勤修身百褶連衣裙(共二色)→現貨+預購
好物折扣 – 德國OVO-F4_桃樂絲_5段變頻_多功能_G點震動按摩棒-白色 會員好康 – 【Nini OL .中大尺碼】純手工釘珠時尚一字領格型蕾絲3D印花甜美X型傘裙連衣裙(共二色)-現貨+預購 熱銷優惠 – 玉山窯 繽紛葡萄 對杯

小媳婦

(一)

你能怪誰?是自己選擇的吧?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大姐在哪兒吼叫著。

我要早知道他是這樣一個男的,喜歡打老婆,我絕不嫁給他,嗚嗚嗚嗚、、、、、、、、小媳婦哭叫著

小媳婦今年直15歲,她的丈夫是僅僅比她大兩歲的一個小男孩兒。盡管我們大傢都知道,女孩兒要早熟於男孩兒,哈哈啊哈哈,你不懂你倆的心理成熟度是一樣的哦!

你這個丫頭,心理是怎樣想的啊?我不明白,你倆隻要清清白白出去轉轉,哪有什麼啊?傢裡人懷疑什麼,隻是他們的思想齷齪,可是你自己要堅持啊?現在你來哭,你來鬧?你鬧什麼啊鬧?大姐又開始訓斥瞭。大姐是一個極為要強又極其獨立的女孩兒,她十大她弟弟四歲多一些的一個接受過文化熏陶的女孩兒。

我好後悔,我怎麼知道啊?為瞭他我和我小姨都大動幹戈瞭,可是,他卻是這樣的一個人,如果老婆是用來打的,那幹嘛要娶啊!嗚嗚嗚嗚、、、、、、、小媳婦哭說著這一切讓她委屈的他打你是他不對,但是你為什麼不想想自己呢?誰傢兒媳婦像你一樣每天起得那樣遲,還幹撒不像撒,之前我坐在你傢的大路上呆瞭整整一天啊!我還把你倆叫到我面前說瞭一切你們結婚的弊端,你們還太小,你上你的學,他打他的工,長大一些再考慮結婚的問題,你倆都不木?一個要嫁一個要娶尼木,現在後悔,老個(孩子)這世界上沒有買後悔藥的、、、、、、、、、婆婆不在說話。

小媳婦的婆婆是一個比較年輕的回族婦女,她本性極其的善良,因為她在對待老人上就是一個最明顯的特征,小媳婦的婆傢奶奶今年75歲,一共有8個孩子,其中三個女兒五個兒子,可是老人說:“在三兒子傢我喝口拌湯(一種面糊糊),我都是舒坦的,兒子孝順不如媳婦兒孝順,我三媳婦兒從來木有動甩(忤逆)過我。你老個攤上這樣的好婆婆,你是有福氣的人吶、、、、、、奶奶不在言喘什麼瞭

可是,我為他付出那樣多,可他呢?除瞭打媳婦他還會什麼啊他?他啥求本事都木有的,一天除瞭看他那幾個乏(瘦)鴿子之外,啥也不會?把個鴿子比媳婦兒親多瞭,嗚嗚、、、、、、、、嗚嗚聲兒尚未停息。

哼!你要本事,那你怎麼不去嫁給有本事的人啊!他卻是木有什麼本事,那你早是幹嘛吃的啊?你眼瞎嗎?我看不吧?是心瞎吧哼!大姐氣哼哼的說著、、、、、

是!我就是瞎,不瞎會嫁給你弟弟、、、、、、小媳婦也氣哼哼的回復著。

你是不是總認為我護著我弟,可是你怎麼就不好好想想呢?我早就說過當初如果我早早的知道你們要結婚的話?我一定早早就阻擋,你們都是孩子,你知道什麼啊?你懂得婚姻它意味著什麼嗎?你以為結婚就那樣的隨便嗎?你不知道婚姻不可以當兒戲嗎?

夜晚總是伴隨著美好就悄悄的降臨瞭,黑夜的到來一切都夷為平靜,無論多麼忙碌的人們都會早早上炕瞭,夜晚為人們安放瞭屏蔽一切嘈雜的屏障。

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鬧瞭,我會好好的,我也會聽話。小媳婦給自己的小丈夫承諾著,小丈夫原諒瞭自己的小媳婦。一切隨著第二天朝陽的來臨都恢復平靜。

時光總不會一番平靜,如那平靜的溪水一般,平靜下總是蘊藏著危機,事情又開始發生瞭。

在這天早上朝陽四射,小丈夫去瞭街上,小媳婦一思慕(想想)就決定回娘傢看看,就吃飯過程中告訴公公婆婆,二老也就同意瞭,並決定帶著媳婦一起去街上賣完禮物讓媳婦回娘傢看看,公公提議讓兒子和媳婦一起去,但是因為之前的一些矛盾,小媳婦不達願意和自己的小丈夫一起回娘傢,而小丈夫本就不樂意讓她去,因為小丈夫想等等自己工資發瞭後,再給小媳婦買件新衣服帶上禮物風光回娘傢,可是缺乏溝通的兩個孩子,在街上買禮物的過程中,小媳婦又開始耍起小孩子脾氣瞭,惹得公婆挺不好意思,也惹得自己的小丈夫不高興,但是一切還是入瞭小媳婦的心願進行著,很多事情人都不可以過分的追求完美。小媳婦回到娘傢後,小丈夫就在馬路上等著她好一起回傢,可是還不大一會會,小媳婦就出來說回傢,說自己的母親生氣不理睬自己。

我嫁的這傢人,我真心感覺不錯。小姨她好木,她是怎樣的當一個大人的,她還來打我,媽媽連拉我都不拉一下,她還怪我,嗚嗚嗚嗚、、、、我有什麼錯,你要相信我就不要再說別的薩話瞭,那個夫妻之間不吵架呢?你壓根兒不懂,他就那急脾氣、、、、小媳婦的姐姐為妹妹那天對小姨的忤逆憤憤不平著,可是某些錯誤不是說孩子小就不占理,孩子小就可以不配被尊重瞭嗎?那一天,你也是知道的,小姨有撒資格來怪我,如果我不說你們都怎樣看待我嫁的這傢人啊!你都、、、嗚嗚嗚嗚嗚。小媳婦哭訴著。

這個夜晚很靜,小丈夫並沒有說什麼就悄悄的睡著。婆婆聽著小媳婦的話,心裡思慕著,但是依舊清楚的回憶起自己陪小媳婦回娘傢的情形,盡管親傢對自己是喜臉相迎,但是她卻對自己的女兒不理不睬,或許任何一個母親,無論是有文化還是沒有文化的母親都會受不瞭自己的孩子這樣的對待自己吧!尤其是這樣的不可以順順利利的表達自己感受的母親,本來她對自己的這個二丫頭是抱有極大希望的,真是那就俗語:“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這個可憐的女人,盡管她知道閨女遲早是要嫁人的,但是她還是太小瞭,女婿也一樣啊!可是為瞭人言,她表現的是那樣的無助又那樣的無奈。而今的她或許就像眾多回族婦女一樣認為,這是安拉造就好的。所謂的命運造就其實是許許多多的回族人士順從自己的意願後無法再改變自身而行進的所找的心理安慰罷瞭!

夜依舊那樣的多情又依舊那樣的無意,它包攬眾人的心酸與疲憊,又回憶白天遭受的一切無奈心痛。或許也隻有黑夜才會讓一切停息下來。黑夜包攬人一切的不快樂,又可以讓多麼狂躁的心境得到片刻的靜默,而初升的朝陽永遠是帶給人們希望的天使,一切都會因為第二天的朝陽讓一切都回歸和諧,回歸平靜。第二天早上,這倆小夫妻為昨天發生的一切感到些許的歉意,在公公婆婆還沒有起床的時候,倆人就開始喂羊喂牛,或許每一個人在犯錯後都會選擇一些力所能及的補救措施。

這傢人屬於普普通通的回族傢庭,父親是一個極其教義濃厚的回族教士,妻子是他的第二位妻子,當年妻子也是16歲嫁給他,辛辛苦苦的和他一起相扶相持的這過活著,所以他對於兒媳婦這個年齡的孩子結婚並沒有感到多少的驚訝,或許再換成自己的女兒的時候,他或許心境就會是大相徑庭吧!他的孩子們除瞭兒子當年自己非要執意要退學外,他特別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上學。想想這位父親也是一個思想特別開明的農民,他的妻子更是思想開明,所以在這樣的傢庭下,他們的子女性格都是極其的活潑,他對自己的孩子采取的是放羊式教育,以開明來教育自己孩子最大的弊端就是孩子必須承擔自己的所有的選擇,也許就是那句俗語:“任何人都必須為自己所作出的選擇付出代價。”過程中他能做的僅僅是給與孩子所有的自我選擇,他的大女兒就是他給與所有自由所培育的擁有極強的獨立處理自己所有事情的典型例子。而妻子是一位本性善良又是內心極其好強的女人,對於這個女人可以說她是一位早熟的孩子,窮人的孩子早當傢,在這位婦女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她早早的結婚並成為一個繼母,其實一開始她或許壓根不懂這一切,但是自從結婚後,她就以她的善良淳樸贏得瞭傢族人的認可,傢族人都在暗地裡說她和丈夫的第一個妻子在行事時候很相像,她也以一顆最為真摯的心對待自己的繼女,並且對待老人也很孝順,所以在她嫁入這傢後的這二十多年來,一切都是向好的方向發展著,她為丈夫生瞭四個孩子,兩男倆女,對於一個農村婦女而言,這一切都讓她很滿意,並且通過自己和丈夫的努力自己的生活條件也一天天的好瞭起來,也就等候著孩子們好好上學,他經常給自己的孩子說:”我和你爸已經受瞭這麼多苦,但是我們僅僅希望你們姊妹幾個以後不要走我們的老路,好好上學,從你們這一代就為我們去掉“農民”這倆字兒哈!”這位母親的希冀是多少回族母親的希望啊!可是這一切不單單說你給孩子很好很棒很豐富的物質基礎就可以實現這個願望。所以她對自己的兒子一開始就是很失望,兒子在上初中二年級的時候不管他和丈夫的反對就執意選擇退學後,已至回傢後又不好好的去學手藝,幹任何事情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行為很是討厭,但是作為母親她又是那樣的無能為力,不既不可以強迫更不能強求,有很多事兒,隻可以順其自然,就像那種冥冥中的一種客觀規律一模一樣吧!因為她已經有一種厭煩之感,因為她說的太多瞭,記得那一次,兒子剛剛輟學不久,她就像萬千母親一樣為瞭孩子擁有一個不再和她一樣每天奔波於土地上,那樣的辛苦才能勉強過活自己的光陰日月。本來她的期望是希望自己的這幾個孩子可以依靠上學來改變的命運,以後最不濟都是一個有文化的農民,可是兒子的突然輟學對她來說既是打擊又是驚奇,更是氣憤。於是她就建議兒子去學個手藝,這樣未來也算是手藝人,有手藝人瞭就不用像她這樣的辛苦做事瞭。可是兒子的倔強令她更為生氣,兒子去學瞭幾天就回來瞭,三番五次的又幾經波折的來來回回,那樣的沒有恒心與耐心,這所有的一切讓她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況且有一次,是她拜托自己的小叔子,讓兒子到自己小叔朋友的飯店裡學習拉面,隻要好好的學習未來的兒子也是手藝人,可惜自己的想的過於美好,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她更是不明白自己的兒子為什麼這樣的不爭氣呢!“你到底想幹啥?你知不知道既木有文憑有木有手藝,你以後就隻有下黑苦啊!你怎麼這樣的不爭氣,就算你不為我們想,怎麼也不為自己的以後想想啊,娶媳婦瞭怎麼辦啊?”你這娃,哎呀,吼死我瞭昂!”回想這一切時兒子頂撞著她說:“你昨天木有看著我的樣子嗎?我昨天多乏啊?你怎麼就木有看見嗎?你還是不是我媽啊?”嗚嗚嗚嗚嗚、、、、、、、、、兒子的淚水流在他之間的面頰上卻深深的刺痛著自己的心啊!不論兒女的年齡處在任何階段,而作為父母永遠都把他們看作年幼的小孩子,況且自己的兒子本來就這樣的小,卻又這樣早的結婚,而就在早上的時候,她三番五次的問著小媳婦,兒子為什麼這樣晚還不去上班可?其實她心裡懂得兒子又開始她的三天打魚倆天曬網瞭,可是做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她和丈夫幹任何事情都不是如此的沒有耐合力,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隨誰瞭啊?”而不懂事的小媳婦卻偏偏今天又要打算回娘傢的,這更讓她氣憤。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股不正之風似的隨著一切不好之事的發生而隨之發生,生氣之際的婆婆又一次的站在兒子兒媳的房裡吼罵著自己的兒子,同時那緊張的氣氛宣揚下,兒子坐在地上哭泣著並訴說著自己的委屈,可是我們回頭看看我們的小媳婦正在幹嘛呢?小媳婦正在立櫃的旁邊兒,把自己的衣服從立櫃裡拿出來後整理著,一向善良並從不說小媳婦兒的一二三的婆婆此時極為生氣之下,開口說:“你老個(娃娃)說說我把你咋話瞭,你一天怎麼樣我都從來什麼都不說,而早上你嘴張嚴實瞭嗎?我問瞭你半天看他上班可吧?你給我一聲兒回答都舍不得給昂?你還一天誰給你慣的毛病想走就走,你在浪娘傢的這個毛病以後給你改改,以後我讓你一兩個月浪一回,還說經大的不行瞭(嚴重的很)。”小媳婦說:“別不是說別不可木,我怎麼說呢啊?她半時天都木起來木,我好咋說嘛?”婆婆一聽更是生氣,姐姐一早上起來看完書後剛出門,就看見小媳婦推著摩托車往出走但是母親在哪兒嘟嘟囔囔的嚷說著什麼?就心想:“今天不是該小媳婦做飯瞭嗎?幹嘛?又要回娘傢,這也太過分瞭吧!自己從放學回來這些時日,自己的這個小弟媳就回瞭多少次娘傢啊?哎,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木耽擱哈!這世間有多少事情是木有辦法用來比擬的,想想自己的嫂子自從嫁到這個傢族裡,有多少機會可以順順當當的回娘傢轉轉啊?”她一邊兒在菜園子裡割著準備做飯要用的菜,一邊想著人與人的這個命運的差異。覺得父母的過分善良的對待弟媳,使得這個孩子真的把自己的年幼作為一種借口,真真的以為自己小的無法說瞭,其實弟媳僅僅和妹妹的年齡一樣大,她萬萬想不到這種事情也會發生在自己的傢裡,顯得滑稽又可笑。“那你一天還讓我幹啥呢木,我昨天多麼乏啊!一天剛說我。”嗚嗚嗚嗚、、、、、她聽到自己的弟弟崴著自己的母親,於是極其的生氣,感覺那一刻自己的血液就像是從腳底湧上腦部,手都氣的在發抖,一步一步的踏入小媳婦和弟弟的房間裡,想想自從他們結婚這些時日,除瞭上學之外,自己在傢的日子裡進這間房子的次數都可以數出來,可是今天就算她極其的不想進去還必須要進去,這個房間的氣氛是那樣的壓抑,又是那樣的尷尬,她說:“你記住,這是你最後一次頂媽,你有撒資格頂撞媽,還有你一個大男生你哭啥,說著她已經淚流滿面,因為她愛自己的弟弟,她每天看到弟弟本該好好玩鬧的年紀卻要背負一個大人的稱號就特別的心痛又心疼,她僅僅能夠做的隻是催促他好好的學習一門手藝,僅此而已,以前弟弟的手機費還有其他什麼亂費都是她給,可是唯獨弟弟結婚的當天她選擇瞭回學校,因為她知道短暫的幸福預示著未來生活中的多少可悲,婚姻不是兒戲,不是小孩子過傢傢,那是責任,可是弟弟還並不具備承擔責任的能力。你以後要是再敢頂撞媽一句你試試,你著急的要結婚呢?我20幾歲都不敢想這個問題,你就敢木?現在你要怨誰啊?啊?每一個人都不為自己做出的選擇付出代價的,你知不知道啊?我以前是怎麼給你說的,你現在哭,你啥資格啊?你瞎嗎?就算是要娶媳婦兒,你也要擦亮眼睛,哎,你是我領著長大的,你知道我一天看到你那樣的累,我既愛又恨,這種恨愛恨愛的感覺你怕是永遠體會不到吧?你現在不努力,兩年後有個小娃娃,你連娃的奶粉錢你都共養不起,你知不知道啊,現在覺得苦,想著反正有爹媽,可是你可以靠一輩子嗎?學本事你木有本事學習,結婚倒是不用教就知道結,你看看你自己,才結婚多久你看看你成啥樣子瞭?你一點兒腦子都不長,哎,你還要我們咋樣把你當小孩子呢啊?罵完弟弟又開始說小媳婦,這個小媳婦是不是認為自己天真可愛無邪呢啊?對於回族這個民族,結婚的年齡那是逐年的趨於幼小化,有時候給人一種恨不得女兒剛生下來就立馬該嫁人的感覺,“還有你,你怎麼一天就是不知道啥是個好歹啊?不知道自覺是撒是吧?媽一天怎樣對你的,你自己不清楚嗎?都說別人見怨有個分寸,自己見怨自己木有個分寸,你一天那樣想娘傢,那你為什麼還要嫁人?我告訴你我最不怕得罪人,我特別討厭你這種人,從我知道你倆要結婚我就特別的生氣,你怎麼就不看看你自己的丈夫一天什麼樣子?你知道啥是婚姻就結婚,你一天既不管你自己丈夫吃飯木吃飯的問題也不管他衣服的臟凈問題,一天是不是就是想著怎樣的浪門子啊?你還當你真個小的不成成瞭,是吧?你父母木把你教育好就敢讓你出嫁,你都咋想的?是不是覺得我們傢裡一天閑得無聊的啊?也太過分瞭吧?你在看看你自己的這個屋子,剛開始裝修就是這樣子,你這個屋子我進來的次數都可以數過來,知道我為撒不進來,因為我看不慣,媽,咱出,都自己長得不是豬腦子,都自己想可。”聽著大姑姐說的這一些話,小媳婦除瞭滿心的怨恨,自己也不敢說什麼,因為她自己知道自己做的凈是不對的事,偶爾命運的大鐘會時而鳴起,這樣的日子人總會覺醒。可是人有時那樣是那樣的不長腦子,或許此時被伊佈裡斯(鬼魅)纏身瞭吧!命運這玩意說它公平,它確確實實極其的公平,未曾虧欠過一個人更為曾偏袒過一個人。它的公平其實是一種冥冥的註定,回族人在遇到不如意或是遇到人力無法改變他們曾經所做過的或是曾經錯誤的決定時總是最喜歡說的一句口頭語就是:“安拉造好著呢木!”說實在的。每一次我聽到這句話時我總有一種抑制不住自己的沖動,想要大聲的告訴大傢,不要總是把人為造就的一切錯誤的論斷大就上安拉的造就,如果不想這樣的那樣的悲催的事情發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行事處事的時候多用大腦謹慎的深思熟慮一番,或許一切都不回憶為時不晚,別等事情發生說成是安拉的造就,我們不可否認的就是安拉為我們造就好過某些的一切事情,但是還有許多事情並不是安拉的造就不是?人們啊?不要一味的以為把所有的事情推究給安拉,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啊!

小媳婦,在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事情不再是人們一開始承諾,事情的變化隻是因為他們是淳樸的農民,樸實的回族人們,而不是每一個小媳婦的命運都會像小媳婦一樣是如此的幸運,會遇到善解人意的公婆。父母,我們每一個小媳婦曾經一口一句的,甜甜的叫著父母的人兒們,為瞭金錢,為瞭利益,為瞭他們所要為瞭的,就那樣活生生的將自己的孩子親身推入“人間地獄”,人的幸運度不總是那樣的好,要說他們命運的可悲僅僅是攤上瞭不為孩子著想的父母,倒黴的小媳婦攤上瞭眼睛中僅僅隻含有金錢的父母。在這個利欲熏心的社會,在這個人們隻是向錢看的社會裡有時候我們好像又無法正確的定義這些父母的行為是否是對的還是錯的,就因為有些小媳婦或許在父母安排的相親活動中是自己樂意的,一種被動的心甘情願,一種假設中的美好未來,因為人的百無聊賴。也或許是在這場最後的婚禮後是幸福的開始,隻是因為覺得自己的小丈夫是自己喜歡的那麼一類人,就因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