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筆

沉寂瞭好久、好久,我曾經說過,不會再動用這個ID發表東西,但是,我最後還是沒有“說到做到”,也許,我是善變的,不,應該我們都是善變的,有人曾經說:“忠誠、不過是詐欺的遊戲,盡忠者得到瞭尊嚴、虛名與贊嘆,被盡忠的人得到瞭統禦與利益,如此而已。”

等死,其實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為,你不知道死亡會在什麼時候降臨,你也不知道死亡是怎麼一回事,而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最後的時間裡,我遊離在這個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城市,我知道我沒救瞭,但我卻什麼都做不瞭。

窗外,又開始下雨啦!

我躲在一個陰暗的小角落,拿著手機,翻著通訊錄,好久沒有聯系的人,是否要最後一次的通話?

不,不必瞭,不是不聯系,而是不用徒增煩惱。

時間都是很寶貴的,何必為瞭一己之私而去浪費別人的時間呢?聯系瞭又怎麼樣?不聯系依然可以各過各的,聯系之後,還要盡己所能去找說辭,太累瞭!

遺忘,遺憾的忘記!

慢慢的…慢慢的…你就會從別人的世界裡消失,最後,如一縷清風劃過,不留痕跡,兒時,我幻想著做一個英雄,長大後才發現,我有成為英雄的潛力,卻沒有做英雄的能力。

看著窗外肆虐的雨滴,它似乎在嘲笑我,嘲笑我的不自量力,嘲笑我的孤獨與無助,天花板上的白熾燈彰顯著我的彷徨,連那搖曳的樹葉都向我炫耀它的自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突然愛上瞭冷漠的歌,他的歌詞總是那麼的通俗易懂、旋律總是讓人不經意的陷進去,我不知我的愛好會不會讓別人嗤之以鼻?或者是口誅筆伐?因為我是一個成年人,不應該喜歡年輕人的東西,不過,我想不會。

午夜的時間越來越長,發作的頻率也越來越快,藥已經失去瞭它的作用,我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明天?天亮?還是下一秒我就會沉睡不再醒來。

我累瞭,這麼久,它是我的秘密,一直都是,從始至終,沒人知道,也不能讓人知道,因為我不明白什麼是信任,信任本來就是一種荒謬,信任是建於價值之上的,沒有價值的人,何須信任?

人總是喜歡謊言,我隻是配合演出,你永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高貴”的動物叫做“人”,他們的虛偽是世間最可怕的東西;華麗的外表包不住他們骯臟的內心,他們看上去是那麼的友善,但這一切都是假象罷瞭。

從某一天開始,我善於說謊,因為醫生口中的兩個字,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說謊。

這是我的秘密,除瞭醫生和我,誰都不知道的秘密。

當醫生問我:“你怕死嗎?”

我說:“怕!”

他說:“那麼,你要讓他們知道嗎?”

“不瞭,我相信你有辦法,不是嗎?”

“藥!是你唯一繼續下去的東西,而且,我建議你不要去上大學,我相信你應該知道怎麼做的!”那年,我高三,我以為我的作文可以上零分榜的,但是,我後來並沒有找到它!

我要揮霍我所剩無幾的青春,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其實,我想去看看她,

僅此而已。

有人說:“壞事做多瞭會遭報應,”欺騙就是一種壞事!

那麼,你相信報應嗎?我不相信,所謂的報應,隻不過是一種廉價的美麗幻想,用來寬慰自己的憤怒以及掩飾自己的無能。

人人都想探知別人的隱私,然後把它當做笑料,來向別人證明自己的存在,啊!多麼可悲的人!是什麼給予瞭你活下去的勇氣?當你去尋找別人的不足時,你考慮過自己是多麼的醜陋嗎?

不是誰都是祥林嫂,見誰都要說一說那些破事,哪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偏偏被“好事者”宣揚成可歌可泣的事跡,請問有何意義?分享瞭你的信息,別人的密碼嗎?沒人會記得你的偉大和無私,你隻不過是一個帶著面具的小醜。

我有些冷瞭,不是雨天轉涼瞭,而是心涼瞭!此時此刻,外面沉寂瞭,喧囂的城市猶如寂靜的墳墓,它埋著一群已經死瞭的“活人”和一群還在活著的“死人”;人總是活在恐懼,恐懼改變,恐懼環境。思鄉嗎?說是眷戀,不如說是懦弱,在熟悉的地方才能感到心安而已。

恐懼,我也會害怕,因為我不想死,我寧願孤獨終老,也不願意英年早逝。雖然不知終老的終點是哪裡?

當死亡來臨的時候,我做不到坦然受之。

來年的秋天,有誰又會記得我?

下一個年輪,我終究沒有等到!

此生之憾,昆侖之行,終不瞭瞭之!

別瞭,我曾經的愛人,雖不知你在何處。

痛苦,再一次的加劇,終於明白什麼是撕心裂肺的疼!

尋一方凈土,讓它成為我最後的歸宿吧!塵歸塵、土歸土,黃土一抷就是我。

這世界,再見!

積極搶票!英國首相卡麥隆疾呼留歐 提邱吉爾戰時精神
心象一把鎖,開啟在玫瑰花香中
美洲豹的愛意

美國Sassy 炸彈球 海綿可攜式嬰身床中床/攜帶式嬰兒床(共2色) 【優生】布質寶寶學習球(粉)
優生超優質乳膠護頭枕(粉) 小獅王辛巴 透氣天然乳膠枕 《Amed 安美得生醫》愛心枕
廣告